<cite id="bfd5l"></cite><var id="bfd5l"></var>
<var id="bfd5l"><strike id="bfd5l"><listing id="bfd5l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fd5l"><strike id="bfd5l"><thead id="bfd5l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fd5l"><strike id="bfd5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fd5l"><strike id="bfd5l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bfd5l"></cite>
<var id="bfd5l"><video id="bfd5l"><var id="bfd5l"></var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bfd5l"></cite>
<del id="bfd5l"><span id="bfd5l"><var id="bfd5l"></var></span></del>
<var id="bfd5l"><video id="bfd5l"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bfd5l"><span id="bfd5l"><menuitem id="bfd5l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bfd5l"><video id="bfd5l"><listing id="bfd5l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<var id="bfd5l"><video id="bfd5l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fd5l"><strike id="bfd5l"><thead id="bfd5l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
譚文峰:我成不了莫言,但我還是會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作家!

白癜風醫院

原標題:譚文峰:我成不了莫言,但我還是會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作家!

文/譚文峰

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,似乎給疲軟的中國文學注射了一針強心劑,讓已經心灰意冷的中國作家們突然間為之一震,也讓從不關心中國文學的普通大眾開始擠書店,關注起中國作家。雖然對這個獎有人說東有人道西,但一時間,“文學”似乎又喧鬧起來了,連莫言老家的政府部門也要開種“紅高梁”,讓文學與經濟結緣??梢?,不管你在意或不在意,文學始終與社會生活息息相關。只是有時它沉寂了,而有時它卻突然間活躍起來了。不管怎樣,文學始終伴隨著我們的生活與人生。

中國人自古就講“文以載道”,從中國的古典文學到白話小說,不管再復雜或簡單的故事,哪怕是情色文學,它都會貫穿著某一個生活道理或人生哲理。沒有上過幾年學,生活在貧苦的最底層,為了吃飽飯才去寫作的莫言,其小說卻被冠以“魔幻現實主義”。盡管可能有許多中國讀者不習慣莫言小說的表述方式,不喜歡或者不太懂莫言的小說,但莫言小說所傳達的底層生活和人性深處的某種東西,仍會觸及每個讀者的心靈,帶給人強烈的震憾,逼迫你不得不去思考社會與生活的某些深層的東西,進而領悟人生與生命的本源與真諦。莫言的小說,仍然沒有擺脫中國傳統文學的影響,不同的只是文學的形式。而任何文學形式,只是皮毛而已。重要的,是它的“道”。

除了成就與天分不同,與莫言一樣,我也同樣是出身于生活的最底層,同樣是在苦難的生活中長大,我們都曾飽受底層生活的重壓和蹂躪,心靈飽受扭曲與壓抑,都具有對生活具象的敏感特質,同樣把文學當作擺脫困窘的跳板而開始寫作。面對自己所生活的社會和環境,開始自己的思索,開始挖掘生活表象背后的東西,開始了自己的文學創作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,發表了《扶貧紀事》、《窩頭故事》、《鄉殤》、《走過鄉村》、《仲夏的秋》等一批小說作品。這一批小說曾經產生過一定的影響,被不斷地轉載或選載,被改編成電影、電視劇,獲過全國和省內的獎項,自己也開始被認同為一個作家。但是,就在風頭正健時,因為自己的幾篇小說相繼被改編成影視劇而開始“觸電”,我停止了小說的創作。

自90年代中期,基本上逐漸脫離開文學,脫離了小說的寫作。自1997年在《百花洲》發表了最后一部中篇小說《生命變奏》,至今沒有再寫過任何小說作品。一個不寫小說的作家,其實是不能被稱為“作家”的,這便是近些年來我羞于走進南華門省作協大院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這些年,大部分時間在寫一些影視劇。近年來創作并已拍攝的長篇電視連續劇主要有《阿霞》《西口長歌》《我的土地我的家》《警察本色》《當家的男人》《云嬸》《水落石出4》以及電影《紅月亮》《小小村官》等。這幾部影視作品,也不同程度的得到社會的一點反響,特別是20集連續劇《阿霞》在中央8臺黃金時間段播出后,得到觀眾的熱捧,取得很好的收視率,還獲得首屆全國農村題材電視劇優秀獎。還有長篇電視連續劇《我的土地我的家》,在中央8臺黃金檔播出后,取得收視率前三名的高收視率,還獲得國內電視劇最高獎“第29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”,第2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電視劇優秀獎,中宣部第十三屆全國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”工程獎三大滿貫獎項。

目前手頭還有兩部正在寫作的長篇電視劇,一部是有關城市拆遷的題材,一部是抗戰題材。但影視創作完全不同于文學創作,它是不自由的,很少有表達自己思想的機會,更多的是迎合制片人或導演的需求,即使在題材的選擇上,作者也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力,都是遵命之作。實際上現在的我,是從一個作家淪為一個寫手,從崇尚的文學殿堂淪落到了地攤賣藝,成為一個碼字匠,把碼字當作了養家糊口的手段。

這是自小喜歡文學,曾經把文學看得高于一切的我,一個曾經十分純粹的文學青年或者青年作家,現在內心十分糾結和矛盾,甚至痛苦而難以化解的心結。影視劇創作原本不是我所喜歡的,常常一個人關在賓館寫作時,總會不由自主地逃避,就像小孩子逃避作業一樣,用大塊大塊的時間去玩游戲,去看網上的八卦文章,有時整整一天甚至兩三天都不會寫一個字。小說寫作的自由與快樂、愜意與神采飛揚,蕩然無存。我知道自己更喜歡的還是寫小說,還是更為純粹的文學。只有在文學的意象里,我才能自由馳騁,才會有快樂與飛翔。

除了影視劇本,前些年還創作出版了一部長篇報告文學《風從塞上來》。描述的是右玉人民建國60年來,為了生存而與風沙頑強抗爭,改造荒漠化的故事。雖然這也是一部遵命之作,但也是我近年來唯一一部純文字作品,在這部長篇報告文學的創作中,我還是感覺到了一種久違的寫作的快感。這本書出版不久就上了當年3月份“新浪好書榜·第九名”后來獲得山西省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”工程獎,前幾天(2019年8月26日),中央電視臺《讀書》欄目介紹了我的這本書。

作為曾經被稱作“山西第四代作家”中的一員,我為自己的放棄感覺到遺憾,其實我也知道,自己并沒有完全地放棄,在自己的內心中,仍然堅守著對文學的那份熱愛,堅守著對小說寫作的那種癡情。

我的出生地歷山是帝舜的故鄉,在那座神秘的大山里,有“七十二混溝”之稱的原始森林,有海拔2400多米的舜王坪,有數萬畝之闊的高山草甸,有野豬,有黃羊,有土豹子,有香麝,有數不清的各種野生動植物,還有傳說中的“山(野)人”。小時候跟著父親回老家去,一路上都會聽到各種各樣與山有關的神奇的故事。每次回老家,那地坪屋,那雕樓,那巫師,那獵人獵槍,那些在樹下設索套,吊香麝,在山頭把野豬轟進口子,然后射獵,且見者有份的“打坡(獵)”人的故事,那皇姑幔上深夜傳來的神秘的采林聲和喊山聲,那些神秘而又傳奇的故事,都給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,直到現在,依然歷歷在目。

如果說我對文學還有最后的夢想,那就是以我的故鄉為題材創作一部長篇小說,創作一部描述帝舜后裔們真實的原汁原味的生活狀態的小說。這是我長久以來一直存在于內心深處的一個情結。適當的時候,我會放棄影視寫作,回歸到我曾堅守的小說創作上來。我不會成為莫言,但我想我還是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優秀的作家。

來源:作家鬼譚2(百家號)

責任編輯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彩客网app苹果版